距離登出中國醫大剩下 13 天,也該開始構思我賴以維生的實體社交如何持續 XD 遂在各種激發、提議下做了這幾個方向:思想實驗俱樂部、Medical H4、波北聯聚、諾獎讀書會、構想追追追。

思想實驗俱樂部

TEC

  1. 計畫的初步構想由吾友 Bryan Tou 提出,隨時修正。
    1. 思想實驗
    2. 定期聚會,平日俱樂部化
  2. 構想
    1. 設計實驗能有效訓練邏輯思考能力及對既有事實的學習,無奈學術門檻往往過高(花費、時間成本),讓年輕人對於實驗相關課程卻步。
    2. 希望在俱樂部的定期聚會中,有興趣的同學,不論學歷、科系,亦不設參加門檻,大家可以自己發揮,對有興趣的領域(從日常生活所觀察到的社會現象,到高階的學術猜想),都能來本聚會,暢所欲言,發表自己的設計理念及基礎!
    3. 特別著重在探查現有知識極限、建立假設,設計實驗。台下同學也能發表自己的看法,與報告者熱烈交流。希望能增加校園內的學術氣氛,培養優秀的台灣青年。
  3. 計畫
    1. 將首先在陽明大學的大學部內推動
    2. 擴及博碩班有興趣的學長姊(陽明人社、陽明醫工、陽明腦科等)
    3. 邀請有興趣的老師旁聽
    4. 形成競賽,並將想法文件化
  4. 穩定後,將連結其他學校(如中國醫大)連線舉行討論會!
  5. Logo 概念來自 Conway’s Game of Life

Medical H4

  1. 積極推動,將會是 Hacking Thursday 的一部分。
  2. 鼓勵醫學領域學生(不限於醫學生)與資工、資管、電機、多媒體等產業的工程師接觸。
  3. H4 的聚會模式是多熱點進行
    1. 聚會開始後,會形成幾個小型聊天圈(熱點)
    2. 通過動態看板(skalde)來掌握筆記及熱點 issue,可在熱點間跳躍,參與想聽的討論。
  4. 聚會最後半小時是成員閃電秀,分享這周的新玩意兒!
  5. Medical H4 顧名思義,就是到現場,做些跟醫學有關的酷玩意兒的討論:可以是一塊檢測器、一個 app 或者是一個需要諮詢工程師們的想法。當然,沒有進行起來也無所謂,喝杯咖啡也是可的!

波賽頓俱樂部北部聯合聚會(波北聯聚)

  1. 這是一個不一定會推動的計畫,因為我傾向之後優先以個人名義或者 Hazalyst Ltd. CTO 的身分來辦事。
  2. 波北聯聚的運作模式是非定期,餐敘導向的。
    1. 想法在於:波北聯聚的目標對象比較偏向業界工程師、商業人如醫工產業的產品行銷經理等。
    2. 不是 Investigator 總是採訪名醫、院士或教授、國外博碩生或科研整理報導。
    3. 也不是 Connectome 的市場趨勢或海外職業導向。
  3. 我覺得,對 不務正業的醫學生 來說,重要的事情有兩項
    1. 了解怎麼樣結合醫學與其他的第二興趣、第二專長來創造一些獨特的價值。
    2. 認識其他一樣不務正業的醫學生 XD

諾獎讀文會 - Nobel Prize Journal Club

這個提案來自吾友杜永揚,一樣可能從陽明大學開始試驗起。我們的想法來自於一個核心:實驗設計。而我自己再擴充的想法是:科學史 > 實驗設計 > 知識本身

例子:把二戰的情境拿出 Los Almos,則核子彈的開發,芝加哥大學的實驗反應堆以及物理學的理論/實驗派的爭論,就沒看不出具體意義。然後就無法理解當初為什麼急著設計某種實驗:科學家們是為了驗證什麼,或者要盡快確定什麼呢?只要知道多大以上的當量就能確保核反應發生,而不需要知道多小臨界質量核彈才不會爆炸(當時還沒考慮核能發電),所以只要先知道要做多大,就能設計生產線規模跟運輸載具。又,理論派要怎麼推估出生產流程中有哪些可能有危險的步驟要加以預防?(相關故事可以見當時的物理學家的自傳如:《別鬧了,費曼先生》)又或者,把統計學史拿掉,於是型一錯誤的 α 跟 p value 被混在一起做成撒尿牛丸,可背後的思維其實大不相同,而且也影響了後來的統計方法的發展,更後面還可以銜接迴歸這個統計學的最大議題之一。

我個人覺得生物學的情景很像,所以我推薦近代生物學史入門讀物是《創世第八天》三部曲。我覺得像是發現抗體變異性來源的利根川進的故事就很有趣,也可以追溯出免疫學界如何探求無解問題的步驟,或者發現 G 蛋白的 Alfred G. Gilman,或者研究出 RNAi 機制的 Andrew Z. Fire 與 Craig C. Mello,不勝枚舉。

不過我個人對於怎樣把這樣的構想具體化尚無實際做法。這樣的活動不像一般實驗室的 lab meeting 多數是討論相關論文,反而比較像是一種實驗設計思維與人生觀的培養。我其實也希望有人來一起看文章討論,因為我自己也不是很懂,但是我覺得正確的題材值得配上沒有破綻的研究設計,不管是驗證一套醫材、藥物,或者是要證明機轉的猜想 … 這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啊 XD

構想追追追 - Idea Traceback

Traceback 是軟體界的用語,指追出到底錯誤是發生在甚麼地方。底下內容來自蔡尚叡大大:

或是把 introduction 一路透過 reference tree 追追追到原始的那篇論文,然後一起讀一路上經過的那幾篇(吾按:某幾篇?XD),可以挑一篇當代的,譬如今年或去年的,然後一路追回 1950 左右的老文章,然後在暸解脈絡上才知道那個 landmark 論文為什麼奇妙。

不過這樣的樂趣要怎麼團隊進行呢?適合當作某課程的小組報告又或者適合 iGEM 團隊推導構想?我覺得實驗設計很可能這都是師徒制一代傳一代討論出來的,這也是美國那麼多實驗室歷久不衰的原因吧。另外覺得 Investgator 很大的遺憾是:訪問都沒有搔到養處。如果是我我就訪問受訪者最得意的實驗之一,當初怎麼設計的,有沒有被什麼困難難處,多年後看有無破綻。訪問軟體工程師的人都會問嘛:你最得意的作品是甚麼,當初為什麼設計,遇到甚麼技術困難之類的。

附錄:談醫學系跨年級交流的重要性

我希望在各醫學系內建立一個跨年級的同興趣愛好者交流圈。會有這樣想得原因在於,大部分的系內跨年級交流一般都是大型活動:醫學營、宿營(迎新)、醫學之夜、服務隊等。這些活動其實都是很「活動導向」,也就是,不管個人的興趣,大家都是做某一個活動的細節部分。另外一個常見的跨年紀鏈接就是系的球隊,如系籃、系排等。我想讓每一屆的少數人(包括但不限於:專題研究、程式設計)能夠找到有類似興趣的學長姐,交流未來出路考量、挫折及臨牀課業的適應等。

進醫院以後,大部份醫師的學術鏈接多是同一個學會的其他醫院成員,做的研究也都是上面分派下來的子題目。如果讓醫學生們在就學期間就能認識將來不同興趣(想走不同科的同學與學長姐、學弟妹)並且足夠熟悉,或許有機會打破大型醫學中心這種上(主任)對下(年輕住院醫師)的支配情況。目前是計畫在陽明與北醫醫學系推動一個小型的座談會計畫,邀請一些具有下列特質的學長姐們回來講述他們當初怎麼過日子給後來的學弟妹們聽。

  1. 白天是住院、實習醫師,晚上泡在實驗室
  2. 出國讀博士:不管是 MD-PhD 或者是住院醫師自己申請出國進修
  3. 有在學校實驗室做專題、選修碩博班課程且有發表過 poster

那這演講還有一些特殊的限制:

  1. 同系的(之前跟中國醫的學弟們提過,不過他們卻想要找台大的主治做成研討會;這不是我的目的):主要是系上資源才有辦法傳承。例如陽明能夠去 UCSD 讀博士班,也有老師熟悉這條申請的管道與對方實驗室的主持人,中國醫或其他學校沒有,這資源就沒辦法從學長姊傳承下來
  2. 來參與的學弟妹是真的有在做實驗的。之所以辦在十二月,就是希望只篩選那些有做專題的學弟妹們進來。先證明自己的熱情再來伸手抓資源吧!

其他類型的也是考慮中,不過目前我希望能夠在短時間內建構出當年 台灣醫學生研究通訊 後來沒有達成的理想:聯結有在做實驗的醫學生們進行不僅僅是學術上,也包含社交上的來往。所以暫時先以這種同系跨年及聚會優先。

陽明的進度是:已經與系學會聯繫上、三位講者也都溝通完畢,剩下就是逐步敲定內容。北醫部分還在由會長大大繼續幫我物色適合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