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莫是七年前,在正式成為醫學生後的一個月(準確日期是 2010-10-21),我寫了一篇文章《評論醫學人文課程》。裡面提到幾點:

  1. 扣掉學生的因素(上課睡覺、蹺課等等),我們在大學一年級上的課無非是依照高中的教育方式延伸而已。這樣又怎能培養我們「人文精神」的概念?
  2. (理工相關科目如微積分)何不等到需要時再來就專業的部份準備?放射科的讀核子物理、骨科的讀靜力學等等。…(醫學史)不要一直在那些「偉人」(杜聰明啦、蘭大衛等等)的身上打轉。

剛好最近跟女朋友討論到了醫學人文的課程。經過了近七年,對於當時的一些粗淺的想法,我現在有了不一樣的觀點。

我覺得醫學人文精神應該解讀爲:察覺整個大醫學體系(不論臨牀、照護或研究)「流程中」不順暢步驟的能力。這個要怎麼解釋呢?比方說,在病人就診過程中,觀察到其掛號就診與繳費的不便而提出改革方案,或者是設計更好的衛教海報並說服病人改善不良的生活習慣等;甚至是觀察醫師的臨牀作業,嘗試解決醫師所遇到的困境,這些都算。而這樣觀察「流程」的能力,就是將自身套入其中思考的「同理心」。同理心這個詞被誤用在醫病溝通上,專指某種心態,但就醫學人文當初的設計角度來說,課程目的不正是要增加醫學生的同理心?

因此,我覺得醫學人文課程上倫理、哲學與文學等根本無法促進「醫學人文」。真要促進,我覺得這幾年創業社羣大力主張的 biodesign 課程反而是一個很棒的方向,追求可以變現的 unmet need 的思考過程,不正是觀察「流程」並解決的能力嗎?其他課程包括衛生主管機構的設計、公衛學以及健保財務等也都是好課。在這樣的思考方向下,理工科目與醫學史課程的設計方向也有了譜:理工科目可改爲選修,供 biodesign 課程進階學生選讀,例如對材料有興趣者可讀化學、對輔具有興趣者讀靜力學等。醫學史則設計爲史料判讀、史觀建立及公共衛生歷史的入門。(當然,我這裏的言論肯定不入那些文藝愛好的醫學生及「人文」老師們的眼,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