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是 2016-10-28 應 H.I.T for Asia 的邀請所做的小分享的重新思考版,去掉了一些無關內容(學程、創業),也寫了一些全新內容 XD 主要是我這幾年對於跨領域的追求、反思,以及最終有甚麼新目標的文章。必須要聲明的是,也許有人會覺得我的內容很偏頗。對的,相當偏頗,我個人認為只適合醫學生讀。如果今天有人覺得自己是雜學生,經營讀書會、各種工作坊,將來的職業傾向是商業管理、顧問,那這篇文章就挺不適合的了。

簡單摘要這篇文章:

  • 其實跨領域的很大原因應該是不怎麼喜歡原本的領域
  • 軟技能不是跨領域
  • 就算是硬技能,跨領域仍然是一個錯誤的方向!

定義一下跨領域:完全無關的領域,硬技能,例如,醫師讀電路設計、土木工程師讀分子生物學。那種醫師去藥廠、醫師去政府衛生政策顧問,我覺得不是我這邊想討論的跨領域。

另外:在該場演講有提到我對於「跨領域合作」的構想與方案還有社群參與經驗,這會寫在下一篇文章〈跨領域合作:開放空間與開放社群〉。

黑客松經驗

除了廖威宣醫師說「在 Boston Scientific 做 intern 的時候被人發現有內視鏡經驗、各種被邀請測試,對方反而不挺重視他的 Sloan 管理學院學習經驗」這件事情有震撼到我外,參加了一次北醫-麻省理工黑客松也讓我感慨很多。其實我本來對自己寫 R / Python 還算有點信心。許大哥組隊的時候,一開始是想比軟體,所以找了另外兩個都是統計學家。雖然後來轉作硬體,不過我在過程中一行程式碼也沒寫到。原因在於:

工程師寫程式的經驗、速度、正確率都比我們這些業餘的高太多了

例如,我要做一個從原始數據、作統計並畫視覺化模型,我可能要參考網路資料、看各種 code,範例抄抄抄,數學也不太懂。可是大大可以一兩個小時就搞出超精美的模型跟視覺化。這次黑客松我反而大部分時間都是出一張嘴,跟大家講醫療的狀況、臨床器材,也為沒有配備醫療人員的其他組別提供建議。其實,工程團隊根本不需要醫師也是程式高手。知道基本用語跟生產流程,可以溝通,就很夠了!

附上我們這組的照片。

TMU Hackathon

跨領域是一個錯誤的方向

我這幾個月一直在想:跟專業人士比起來,我們那些跨領域的技能,或許除了幫助溝通之外,還有甚麼用處?而如果只是溝通,有需要跨那麼多嗎?而藥廠、醫工新創、大集團等,最需要我們的是甚麼?我想,真的有價值的是我們流血流汗換來的臨床經驗

所以,回到正題。其實我想跟大家講的是,我認為跨領域是一個錯誤的方向

我知道醫學生不少人跨設計、商管,也有人像我一樣跑去寫程式、玩醫工。甚至有人設計、研究、程式、醫聯會等都玩。對於這些,我有幾個問題,是我問我自己的,也是和大家自己分享:

  • 我這些跨領域的技能,在業界人士眼中,算是行業內的哪個級別的程度?
  • 我這些跨領域的技能,能夠跟本來的領域(醫學)結合嗎?
  • 這些技能是不是很快就能上手的?(有心要學一下就能學會?)
  • 自己學到一定程度之後還有突破嗎?

看過把小改 tutorial 成果放上來,底下一片驚嘆跨領域的醫學生好棒棒的案例。老實講,對於很多宣稱自己跨領域的人,我覺得只是把興趣用一種包裝拿出來唬爛罷了

為什麼醫學生會想跨領域?說穿了就是他媽的對醫學根本沒興趣,當初只是因為一時衝動覺得醫學系好屌或者是被家裡人要求罷了。在上個世代的醫學生,跨領域被認為是一個不道德的事情。當大家都花 100 分的精力讀書,我只花了 60 分。如果有病人死在我那沒讀到的 40 分,我有沒有醫德?我的良心何在?

(當然,我現在花大量精力只為了背誦各種 socre 的態度是 I don’t give it a fuck,我看得出有問題,知道翻哪裡就好了。內外婦兒的急重症的複雜 case 的研究與治療交給那些有興趣鑽研的醫師處理,我已經沒什麼興趣,我只求所有病人住院期間平安過我手上。)

所以,我現在看到有醫學生問我想學程式,想做網站、想玩資料科學、想要幹嘛幹嘛,我都說:你想要的未來需要這些東西嗎?不然看看科普文章過過癮就好。

軟技能、硬技能

接著談軟技能,硬技能。

所謂的硬技能是指,需要大量時間打底的,例如,電路設計,沒有電子學、工程數學等基礎,不可能直接去上課。外科學也是,沒有解剖跟病理基礎,也無法聽懂。這些需要花時間從最基礎打起的,我稱呼為硬技能。反過來說就是「軟技能」,這些技能的基礎是已經有很多「料」可以分享,才適合投入,而且其實可以幾個月內很快上手的。例如,簡報設計、演講、讀書會。我基本上不覺得這些叫做跨領域,頂多只能叫做溝通技巧的精進。我感興趣的演講主題,投影片再老氣,滿滿是字,我也聽。我不感興趣的演講主題,用扁平化或其他設計風,漸層動畫、少字精簡的,我也不會浪費時間去看。(當然,如果感興趣的演講主題做個好投影片是最棒的了)。我認為軟技能不是一個值得醫學生現階段就全力投入的項目。我也傾向於優先培養硬技能的各種底(例如,打好微積分或生理學)。

我個人覺得,就算已經到了專科醫師,跨領域依然是一個錯誤的方向。跨領域合作則是好的。而做到了專科醫師這階段,也才能夠提供真正細微的臨床觀察與分析,予工程師與公司良好的建議。一畢業就去藥廠當顧問?就算有大量研究經驗,藥廠也不缺這樣的研究人員(國外 postdoc 一大堆)。

建議

  • 多認識工程師、律師、設計師。如同張國洋在著作《三年後,你的工作還在嗎?》中說的,抓住三種能力方向的其中一種,快速跟其他人組成戰鬥單位!
  • 專題研究、論文、醫工經驗、住院醫師申請、未來跨領域合作的通吃策略
    • 以醫學工程為大學專題,不要挑那些不需要醫師資格的研究領域:公衛、免疫、遺傳、癌症(不好做 translational,當然,這是我的想法,喜好這些東西的人可以討論)
    • 針對乏人問津的細節多發表論文,這對將來申請住院醫師有加分,且容易成為該領域的國際審稿邀請對象
    • 保持中上程度臨床與基礎醫學知識
    • 進入能夠應用該醫工主題的臨床科別,例如:骨材投入骨科、影像處理投入放射科
    • 與工程師合作進行轉譯醫學,不再做開發,改做團隊的轉譯顧問!若是發展良好,便可考慮參加 Taiwan Spark 等創業

我後悔嗎?

其實不後悔啦 XD 也沒辦法後悔。我現在看著我那薄弱、不堪一擊的臨床知識,以及雜亂無章、基礎不牢的的程式、資工技能樹,覺得這幾年沒有好好善用,實在有點可惜。如果可以我應該是聽聽別人做些甚麼(編譯器設計、資安、敏捷設計、前端),然後專注在硬技能的打底(統計、微積分)並且學習資料科學與影像處理的基礎知識,更重要的是,打好紮實的醫學知識基礎、在感興趣的專科領域建立專業能力,以備將來當個團隊好顧問 XD

補充

關於建議那裏:「不要挑那些不需要醫師資格的研究領域:公衛、免疫、遺傳、癌症」似乎引起了很多討論!我的意思是:免疫、遺傳、癌症 這些,其實已經研究到很細分細分的領域了,我覺得醫師做這些研究很難應用回臨床(translational),要真的比研究成果又不一定比得過專門的研究員,所以我自己是不太推,不過醫師是不是一定要轉譯,見仁見智。我覺得既然只有醫師能主持人體試驗,為什麼要做不需要人體試驗的研究,跳去跟大量的 postdoc 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