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我弟考上陽明醫學系,開始構思如何實驗新型社團。這次的新實驗目標是:「重建、實體化、外部化已經荒廢的陽明醫學系的亂度空間」

一句話說說要幹嘛

我不是要發展一個超小型的興趣同溫層(這個我另外有計畫 A_A,我們需要一個純科學研究狂熱者的社交圈!),也不要再建構一個人頭不斷擴增、大家貼文但是其實無實體接觸的社團。我的目的是建構一個小型、高度自動化的團隊與個人的媒合器,配上一個實體空間

推動方向

最大的重點在於取得一個不用太大的空間,在這個空間中,我們可以進行:

  1. 聚會(聚餐)及公共小型演講、沙龍
  2. 公共圖書分享區:上鎖、或不上鎖
  3. 創客空間:與醫工所取得合作
  4. 外部化:走出醫學系之外

嘗試在這樣一個空間裡面包容如:社會運動 + 社會科學學 / 自然科學 / 跨領域活動咖 / 藝術愛好者 等多種團體的碰撞。這樣才符合熱力學第二定律嘛!

假如波社是個實驗…

整體來說,波賽頓俱樂部在中國醫是一個失敗的實驗。最終,波社並沒有改變甚麼,隨著學長姐陸續畢業、實習而離去,新的學弟妹亦沒有興趣主持或加入;我個人可以說,波社在中國醫的運作已然結束。目前我已無興趣遠距離指揮或做甚麼,所以中國醫的學弟妹們如果想要的話,可能要自己努力或接續每周四中午的實體聚會。不過,對我來說,我自己是從中學到了充足的社群實驗經驗、並通過它認識了很多人。

回溯波社的成長,我個人認為,雖然臉書社團持續變大,但是聚餐才是讓波社成員想法激盪的時刻。因此,對於亂度空間 ver.2 來說,我的想法是我不要再成立一個大型、逐步擴充人頭的臉書萬有社團(像舊-亂度空間抑或波社)。我的目的是,去協調出一個又一個的「聚會」。

為什麼覺得臉書社團無效?

原因有三:

  1. 每個人其實都只關注各自的目標
  2. 資訊重複出現次數高
  3. 臉書麻煩的貼文管理機制

第一,說實話,每個人關注的點都不同。對於某人來說意義非凡的 paper 或動態,其他人可能相當索然無趣。大家各自張貼自己覺得有趣的訊息其實並不是維持社群的方法。

第二,資訊重複性高。我今天看到一篇不錯的 inside 的文章,不用我貼到波社,其他人也會很快從其他社團看到。同樣一篇 3D 列印器官的文章,我就在四個社團看到不同的人轉貼。

第三,就是臉書真的不是一個很好的分享想法的地方。這點有機會再來討論 Hacking Thursday 的共筆運作機制與紀錄軟體想法。

回到當初的波賽頓

當初我在思考波賽頓的時候,考慮的是大家可以一起合作來做一些 project 或創業
那麼合作的前提是大家的技能和興趣有所差異
例如有人弄硬體,有人弄軟體,有人弄專利
所以弄成單一興趣團體,可能不能達到這個合作的目的
– Danny Wei-Li Hung

H4 的教訓

但是我注意到 Hacking thursday 至今仍然能蓬勃發展的原因,在於 H4 不主動轉貼或製造資訊,它「創造」空間,並嘗試「媒合」來到這個空間的人。就像你今天漫無目的地來,隨便跟社團不認識的人聊,發現這人已經建好一套 RFID 模組但是不知道能幹嘛 XD 你跟他握握手,隔天應用於醫療的專案就上工了。我想要提供一個這樣的空間,成本不會太高,但是我需要了解怎樣去啟動這樣一個媒合引擎。但是憑我個人之力讓一堆人彼此碰面效率太差,最好是有個固定聚會空間讓大家自己來碰撞,或者是有個自我介紹的網頁在。

進行方法之初步構想

先招募、成立一個三四人的小團隊負責亂度空間 ver.2 的行政事務及媒合器相關軟體開發,接著讓「榮陽波賽頓俱樂部」成為第一個成員,來穩定亂度空間的初步運作,之後再持續吸引新成員、新社群來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