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關注複雜生活節熱熱鬧鬧開張,因為自己小渣渣,沒啥能拿出來說嘴的,所以就在底下跟著湊了熱鬧,關注了幾只被標註的八年級尾獸(以及通過這些尾獸各自分享回去的動態再關注了一批)。簡單調查了一下,除了部分是豆泥的醫勞小組小夥伴,其他多數都是非醫學類,在自己的學校有過舉辦某會、某坊、某季或祭的大人物。

其中我注意到多數尾獸們口中說的共通語言:

  1. 創業 - 團隊 - 文化
  2. 設計 - 美學 - 行銷
  3. 策展 - 創意 - 想法
  4. 交流 - 聚會 - 成長
  5. 世界 - 旅行 - 公民

有一個人我看了幾則動態以後就覺得稍微不給力。大致上的問題是如同前一篇討論想法的一樣:對於很多事情都有評論,但是這些評論並不完整:想法種子很多,用火山爆發的一樣產出,但是相對的也沒有時間好好的孵化、培育這些想法,於是身後有了一大片花海卻不見大樹,是挺可惜的。(另外有一人,言論中夾雜著許多科技界用語,實則偷渡自己的人文社會想法。人社部分不予置評,因為我也離開人社相關的知識領域久矣。但覺得其所發的科技評論很蠢,看起來就是對業界新技術完全沒概念,而自己腦捕的。是誰?不可說,不可說。)

目前是還沒有觀察到跟我的思考邏輯比較相同的人,看起來同溫層這個形容詞挺合理的 XD 從目前看到的工作人員名單來看,個人覺得,複雜生活節其中少了幾種類型的人;至少最明顯的,少了一種支撐著世界但是不被發現的人。是哪一種人呢?

技術狂人

離題一下,先說我最早的幾個創業信念是:

  1. 技術是創業的核心 / 骨(行銷是肉,團隊是神經,創投是養分)
  2. 只跟業界人士而不跟其他大學生鬼混(這點最後證實非常有用)
  3. 是第二專業,而不是興趣

為什麼會討論到創業呢?主要還是看到尾獸們的常見詞是這個字。某種程度上,這裡的「創業」代表對於該系的既定路線有所不服的舉措 XD 例如醫學系不當醫師,電機系不進大廠,法律系不走律師。

因為長期都在 hacker / geeks 社群中鬼混,我反而跟 g0v / H4 / CTLUG / CSCHAT.TW 的六、七年級們比較熟。這批人裡面其實多數是大部分八年級裡默默無聞,但是在專業領域社群裡面貢獻量驚人的大大。他們的特點,在於除了部分政治狂熱外,剩下的都很傳教士般的參與技術社群,主導技術社群活動,扮演國外廠商、開發者與國內終端用戶間的橋梁。這一批人有些有趣的常用辭彙跟特質,跟尾獸們不太一樣:

  1. 技術 - 聖戰 - “show me the code”
  2. 開源 - 協作 - “give me pull request”
  3. 論文 - 研討會 - 商業化可能性

技術狂人算是比較不被看見的大學內階級。不是只要是電機資工才算技術狂人,我指的技術狂人是專注於本科的那些,例如生醫的技術狂人可能是在研究室睡覺的那種,文學的技術狂人可能是整天在泛黃紙堆中登書山的型。不過,既然複雜生活節的出發點是「辦一個怎麼辦活動的活動」,參與者就目前看來大概多是想要通過辦活動散播某種信念(如:TED - ideas worth spreading),所以沒有技術狂人,我想也不會差原本的目的太多,不過我倒是期望聽到有那種是因為有了獨步全球的技術而稱王的團隊。

後篇就要歪了,想要從尾獸們的技能樹,談我對我自己「是否有點到必須要點的技能樹?」的反思。